米波希尔顿的兔子

一只噗噜噜滚啊滚的雪兔子

忍冬Honeysuckle

算是回归lofter的第一篇?今年真的好特别,农历生日和新历生日都是同一天。大家端午节快乐呀~虽然知道没什么人看......
这是属于暗恋者的故事,只写了个开头~
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后续......
忽然间又找回了写作的初心,希望以后不要在逃避啦。勇敢地面对一切不顺利|・ω・`)

Part  Ⅰ

2008年9月  S市

时间真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它会剥落令人烦恼的外壳,回忆不断美化,只留下甜美的内里。

后来徐忍冬又仔细回想了她与他的初见。已经在心理学方面小有成就的她突然间发觉他们的正式相识其实并不愉快。

那是个极其燥热的午后,虽然已是九月末,但太阳的炙烤还是使人感到胸闷。...

1

梨雪诉流觞

《代悲白头翁》唐刘希夷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

洛阳女儿好颜色,行逢落花长叹息。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又是一年秋色寒。大雁南飞,年年如此。

周易诗用力地按住宿醉后疼痛不已的头,良久才缓过劲来。她半睁着一双迷瞪的眼眸,不知望向何处,秋日的凉意渐浓,四周绿韵无存,就连那棵梨树的枝桠也是光秃秃的,毫无美感。她恍惚忆起那日,素来风流不羁的少年,拾起一瓣桃花,而后放进她的掌心里。她呆呆地望着他眼里灿若星辰的流光,不知作何反应。

——“看来,我真是风流倜傥相...

大概不会再用这个账号了吧……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许多人许多事。以前反反复复,说了好几次要退出LOFTER,却还是无法下定决心。不忍心删账号,留着它,其实也是留着一个回忆吧。

1 1

part 4秘密

谁都不愿意自己身边最亲密的人发生意外。

严司挂断电话的那个瞬间有些怅然。

他想,自己好像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 其实他也有过迷茫。 不单是阿因,他们也一直都在前进。这几年看着阿因协助破了那么多案件,他和前室友也陪着那一家人经历了许多,或许是受到那帮人的影响,他似乎也开始变得有人情味了。他开始不愿意看见阿因受伤。不,准确地说,是他周围的人。东风,虞夏兄弟,玖深……除了前室友,他在乎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他不愿意看着他们送死。这是他了解到虞因入院背后的秘密之时的想法。

他真是越来越像正常人了,真是不妙啊。他深吸一口气, 但他可不是什么良善的人。好与坏,黑与白,这些他都不关心...

3

part  2  新同事

如果用手掌拂去窗玻璃上的雾气,你就可以望见在无垠的原野之上,盛开着不知名的花儿,它迎着凛冽的风,顽强地恣意生长。不久以后,它将随着今年冬季的到来而悄然逝去。——来自鱼子安的博客
意境很美。
敲下这四个字后,颜诺安反倒不知道接下去该写些什么。她托着下巴,眯眼想了许久,也想不出更好字眼来称赞对方。
算了。
她移动鼠标,点击发送。
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对方已在下面回复道:台北的空气还行吧。
她一愣,微微一笑。
还没到那儿。这次台中之行,我很期待。
她快速地打下一行字,发送过去。
祝,一切顺利。
这次的回复,间隔不到十秒。
颜诺安盯着屏幕看了良久,心里的紧张不安莫名少了许多。她合...

2

part  1序幕

身处在这片黑暗中多久了?他迷迷瞪瞪地想,脑袋昏沉,翻涌的睡意将他带往不知名的地方。
不可以睡。
他拼尽全力想要仰头够着远处的光。光在哪?不是上面,在,在……现在他的脑袋还不太灵光,但直觉告诉他——在旁边。他转过脸,却迎面正对着另一张腐烂的脸,依稀可见烂泥一般的腐肉下的森森白骨,泛着凄寒的冷光。他睁大眼睛,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轰隆隆——”
猛然睁开的双眼捕捉到瞬息间的一道白光,但很快地,那道光便淹没于漫漫黑夜之间,如同希望渐渐沉入冰冷刺骨的海水,消失无踪。
刚刚的那道光……
灯塔么?
火车与铁轨摩擦发出哼哧的声音,由远及近,在旷野四散开来,此刻,他却异常清醒,躺倒在车厢的某处...

2

原野

文案
一张老照片牵出被掩藏的过往, 失散多年的姐妹终于重逢。 多年前“意外”身亡的老警员为虞因指路, 当年的真相随着新警员的加入而显露一角。 一对分别许久的姐妹,一个未完的案件…… 当年的目击证人相继登场。 小聿似乎隐藏了一个不为他人知晓的秘密, 失去所有记忆的虞因,是否能够解开谜题。 他们, 究竟是背道而驰,还是殊途同归?

床底下有什么?
女孩蜷缩进厚重的被子里,捂住耳朵想要忽略刚刚听见的轻微声响——嘶拉,像极了塑胶口袋拉链拉上的声音。姐姐和爸爸都不在家,家里真的好安静,她很害怕,无论多么细小的声音似乎都能被放大无数倍,然后再传进她的耳朵。家里到底还有谁在?很近很近……她觉得那种刺激人神...

3

我们会再度重逢吧?

他看着我,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没有。
回答我的,只有无言的苦涩和莫名的悲伤。
我想问,
却,问不出口。
缠绕心间的,
从未能够清晰看见的,
是什么呢?
向死而生。
我突然看见了。
他微笑着,眼底浅浅的温柔。
祥和的面容,
伴随永远永远的落寞。
他说——
没有。
又或许是——
我只是来看看你。
宇宙洪荒,
悲欢离合,
亘古不变。
他听见了我的第一声啼哭。
最后留给我,
记忆里,
一个感伤的微笑。
我曾侧耳倾听,
安静的蓝天白云下,
时光缓缓流淌。
扑簌簌飞过的大雁,
循着旧时的路,
盘旋着,
盘旋着,
终于再度重逢。
我看见了,
新生命,
正飞跃那片疲倦烦恼的天空,
一直一直,
不肯停歇。
夏天就要过去了罢。
然后是秋天,
然后,
春天就要来了。
下个春天会遇见什么人呢?
我...

11

车站

人们沉默着,
黑夜降临。

远处的灯光闪烁,
热闹里带着一个人的漠然走过。

我低头,
两只蓝白布鞋靠在一块儿,
亲密又欢快。

风呼呼地响,
我不明所以,
抬起头来,
只见对面的几棵行道树,
紧紧相挨,
仿佛身旁便是唯一的依靠。

背后的大厦,
比邻而站,
晚风中,
渐渐僵硬了身体。

我听见,
胸腔里传来一声沉闷的叹息。

长久地,
不曾消散。

7
 
1 / 2

© 米波希尔顿的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