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波希尔顿的兔子

一只噗噜噜滚啊滚的雪兔子

大概不会再用这个账号了吧……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许多人许多事。以前反反复复,说了好几次要退出LOFTER,却还是无法下定决心。不忍心删账号,留着它,其实也是留着一个回忆吧。

2

未名(四)

如浮世里漂泊的星辰,
裹挟了一身的尘土与泥水,
期盼着,
蓝色的天空可以下一场绿色的雨,
在身体破碎的地方,
开出一朵白色的花。

1

未名(三)

不知不觉,
不明白。
怅然,
迷惘。

梦里有头大怪兽,
梦外是白墙刻着“鲸”字。

1

part 4秘密

谁都不愿意自己身边最亲密的人发生意外。

严司挂断电话的那个瞬间有些怅然。

他想,自己好像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 其实他也有过迷茫。 不单是阿因,他们也一直都在前进。这几年看着阿因协助破了那么多案件,他和前室友也陪着那一家人经历了许多,或许是受到那帮人的影响,他似乎也开始变得有人情味了。他开始不愿意看见阿因受伤。不,准确地说,是他周围的人。东风,虞夏兄弟,玖深……除了前室友,他在乎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他不愿意看着他们送死。这是他了解到虞因入院背后的秘密之时的想法。

他真是越来越像正常人了,真是不妙啊。他深吸一口气,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脖子。 他可不是什么良善的人。好与坏,黑...

3

part  2  新同事

如果用手掌拂去窗玻璃上的雾气,你就可以望见在无垠的原野之上,盛开着不知名的花儿,它迎着凛冽的风,顽强地恣意生长。不久以后,它将随着今年冬季的到来而悄然逝去。——来自鱼子安的博客
意境很美。
敲下这四个字后,颜诺安反倒不知道接下去该写些什么。她托着下巴,眯眼想了许久,也想不出更好字眼来称赞对方。
算了。
她移动鼠标,点击发送。
不到三十秒的时间对方已在下面回复道:台北的空气还行吧。
她一愣,微微一笑。
还没到那儿。这次台中之行,我很期待。
她快速地打下一行字,发送过去。
祝,一切顺利。
这次的回复,间隔不到十秒。
颜诺安盯着屏幕看了良久,心里的紧张不安莫名少了许多。她合...

2

part  1序幕

身处在这片黑暗中多久了?他迷迷瞪瞪地想,脑袋昏沉,翻涌的睡意将他带往不知名的地方。
不可以睡。
他拼尽全力想要仰头够着远处的光。光在哪?不是上面,在,在……现在他的脑袋还不太灵光,但直觉告诉他——在旁边。他转过脸,却迎面正对着另一张腐烂的脸,依稀可见烂泥一般的腐肉下的森森白骨,泛着凄寒的冷光。他睁大眼睛,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轰隆隆——”
猛然睁开的双眼捕捉到瞬息间的一道白光,但很快地,那道光便淹没于漫漫黑夜之间,如同希望渐渐沉入冰冷刺骨的海水,消失无踪。
刚刚的那道光……
灯塔么?
火车与铁轨摩擦发出哼哧的声音,由远及近,在旷野四散开来,此刻,他却异常清醒,躺倒在车厢的某处...

2

原野

文案
一张老照片牵出被掩藏的过往, 失散多年的姐妹终于重逢。 多年前“意外”身亡的老警员为虞因指路, 当年的真相随着新警员的加入而显露一角。 一对分别许久的姐妹,一个未完的案件…… 当年的目击证人相继登场。 小聿似乎隐藏了一个不为他人知晓的秘密, 失去所有记忆的虞因,是否能够解开谜题。 他们, 究竟是背道而驰,还是殊途同归?

床底下有什么?
女孩蜷缩进厚重的被子里,捂住耳朵想要忽略刚刚听见的轻微声响——嘶拉,像极了塑胶口袋拉链拉上的声音。姐姐和爸爸都不在家,家里真的好安静,她很害怕,无论多么细小的声音似乎都能被放大无数倍,然后再传进她的耳朵。家里到底还有谁在?很近很近……她觉得那种刺激人神...

3

我们会再度重逢吧?

他看着我,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没有。
回答我的,只有无言的苦涩和莫名的悲伤。
我想问,
却,问不出口。
缠绕心间的,
从未能够清晰看见的,
是什么呢?
向死而生。
我突然看见了。
他微笑着,眼底浅浅的温柔。
祥和的面容,
伴随永远永远的落寞。
他说——
没有。
又或许是——
我只是来看看你。
宇宙洪荒,
悲欢离合,
亘古不变。
他听见了我的第一声啼哭。
最后留给我,
记忆里,
一个感伤的微笑。
我曾侧耳倾听,
安静的蓝天白云下,
时光缓缓流淌。
扑簌簌飞过的大雁,
循着旧时的路,
盘旋着,
盘旋着,
终于再度重逢。
我看见了,
新生命,
正飞跃那片疲倦烦恼的天空,
一直一直,
不肯停歇。
夏天就要过去了罢。
然后是秋天,
然后,
春天就要来了。
下个春天会遇见什么人呢?
我...

10

未名㈡

假装一叶扁舟,

随波逐流。

细碎的日光,

从歌与时光的罅隙里掉落。

我在水波粼粼处沉浮,

直到触及柔软的怀抱。

3
 
1 / 2

© 米波希尔顿的兔子 | Powered by LOFTER